神雕瞎侣

【德哈】当我们醒来时,我们发现彼此是相亲相爱的

#填自己之前记过的一个梗
#战争背景设定
#一个小甜饼
#预计应该会有下篇《每天醒来发现爱你多一点》
#入圈两年多,第一次写德哈,嗯,小鸡冻什么的还是有哒!

-正文-

“抓住他!快!那边!”

“速速禁锢——”

“四分五裂——”

“昏昏倒地——”

“该死!别让他跑了!”

  一道道咒语的光芒在夜幕下格外清晰,哈利一边敏捷的躲过各种袭击,一边不忘艰难的在黑暗中寻找藏身之处,近来食死徒们发动袭击的频率骤然提高,是个人都能看出伏地魔想灭掉凤凰社一统魔法界的野心。

“梅林的胡子!”哈利侧身躲过一道刀砍咒,继续向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奔跑。

  就在哈利经过一处茂密的灌木丛时,忽然从阴影中伸出一双手将哈利连拖带拽的拉了进去压着他蹲下身来,哈利刚要挣扎,就听见对方刻意压低嗓音在他耳边小声咝咝“不想被抓去献给神秘人就别乱动,波特!”哈利刚要开口反驳,“别说话!”那人又将他压得低了一些,二人完美的与灌木融为一体。

几个黑影在他们所藏身的灌木丛前匆匆经过,“该死,他去哪了?”“不知道,刚还看见他向这边跑”“算了,分头再找找吧!几个没脑子的蠢货!”“小心回去再触怒主人!”……

  过了半晌,德拉科放开哈利,小心翼翼的向外张望了一会儿,见那几个食死徒没有返回的迹象,松了口气,然后转向哈利。

  “那么,我假设你们凤凰社还没有无用到让他们的黄金男孩单独出来执行任务并身处险境?你的格兰杰妈咪和韦斯莱跟班呢?波特?”看着面前用绿眼睛怒视着自己却又带着一丝疑惑的救世主,他灰蓝色的眼睛里带着调侃。

  “够了马尔福!你知道我想问你什么!别再装腔作势了!”哈利继续怒视着他。

  “哈!我们英勇的救世主已经被几个小小的食死徒吓到语无伦次的地步了吗?”

  “少来了,小怂包马尔福,你为什么在这里?你不是伏地魔的忠实拥趸吗?”

  “停止你的大惊小怪,疤头!伏地魔的忠实拥趸?好吧,波特。如果这是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的话,你就当我是日行一善吧。”德拉科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又看了看天色,向哈利伸出手“起来吧,去找个能休息一晚的地方。”哈利站起身来,才发觉几天不见,马尔福竟然已经高出了自己小半个头,“时间过得真快啊”他在心里想,“连当年那个高傲的,一口一个‘我要告诉我爸爸’的铂金小包子都已经这么高了”。

  …      … 

“啧,波特,这就是你所谓的‘绝对安全且温暖舒适的隐蔽所’吗?”德拉科嫌弃的缩着身子打量着勉勉强强能塞进两个人的山洞,洞口已经被哈利下了忽略咒和通通加护,“闭嘴,马尔福!”哈利也很无奈,“你总不能指望我给你找一间豪华卧房吧?”

  “哼,没有半点生活品味的疤头”

  “少来了!你这个装腔作势的白鼬!”

  或许是因为白天激烈的战斗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哈利很快就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朦胧间他觉得有什么热源慢慢的移了过来,伴随着德拉科有关“白痴的格兰芬多狮子”的抱怨,哈利实在没有精力去反驳,彻底坠入了黑甜的梦乡。

第二天早上,当哈利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温暖而充满安全感;他偏了偏尚未完全清醒的脑袋,忽然发现德拉科面对着他侧身躺着,手垫在他的脑后,另一只手护着他的后背,温柔却带着小心翼翼,来防止他在睡梦中不小心撞到什么东西,同时也避免了他因直接枕在冷冰冰的地面上而带来的不适;而他则紧紧的搂住德拉科的腰,双腿与对方的纠缠在一起,像是给予对方最大限度的温暖,又像是在向对方索取最大限度的温柔,两人的呼吸在清晨厚重而带有露水的空气中细细密密的交织,温暖干净的光线甚至可以让哈利看见对方脸上细腻的绒毛以及唇间浅浅的纹路。

此刻哈利很难去描述自己内心的感受,一个难得的没有在噩梦中惊恐而狼狈的醒来的清晨对他来讲是如此的弥足珍贵,故此,他没有立刻推开德拉科,而是更深的将自己埋进对方的怀里,而在睡梦中的德拉科无意识的配合他收紧了怀抱,两人严丝合缝的贴在了一起,哈利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呼吸时胸膛的起伏,心脏跳动时带来的震颤,这完全不同于他与罗恩和赫敏,甚至是金妮间的任何一种拥抱,与罗恩的拥抱是哥们儿间有力的互相鼓舞,与赫敏的拥抱带着小心翼翼的安抚,与金妮的拥抱则是有着安慰气息的鼓励,而与德拉科的拥抱,尽管两人都没什么语言上的表示,但是哈利明白,那是在他狼狈不堪,身心俱疲并且对前路一片迷惘时来自这个金发少年无声的关心和呵护。

  “你的敌人同样也是最了解你的人”,哈利作为魔法界的救世主,他必须经历荣耀,忍受痛苦,即使在漫漫的黑夜他也不可以随便向任何人诉说他的恐惧、疲惫以及其他那些令他所担忧的,恐惧的,害怕的亦或是欣喜的事物,但是德拉科都明白,斯莱特林与生俱来的审时度势让他明白了自己在哈利的生命中该扮演的角色——默默的让哈利依赖的人,纵使在他快乐时不能一起分享喜悦,却能在他悲伤时提供一个温暖的怀抱作为他的依赖,也是因为这样,他不再嘲讽赫敏和罗恩为“泥巴种”和“黄鼠狼”,并且小心翼翼的混迹于食死徒与哈利的战斗中,找准时机将陷入困境的哈利拉出来,顺便附带上一个无声的拥抱和一次完美的休息。

  而此时的德拉科也慢慢醒来,感受到了怀里暖呼呼的救世主,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此刻两人双腿交缠的姿势,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他用小指拨弄了一下哈利软软的乱发,低下头就看见了晶亮的绿眼睛,伴着渐渐冒出头的阳光,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里也弥漫着笑意,“早啊,绿眼睛疤头,昨晚睡得好吗?”哈利咧嘴一笑“当然了,铂金白鼬。”绿色的瞳孔撞进对方灰蓝色的眼底,伴着渐渐弥漫开来的青草香气;二人不约而同的在心中小声说“虽然这个疤头/白鼬有时候真的很讨人厌,但他至少有一头柔软的乱发/一双修长而温暖的手,还……挺可爱的。”

有时候,来自所关心的人的温情,也是指引着我们在黑暗中有勇气继续走下去的一盏明灯吧?


———————一个大概的tbc——————————

#如果您看到了这里,那就太谢谢支持啦!
#希望我不要把小甜饼写成裹脚布_(:з」∠)_

【记梗】醒了以后,我们发现彼此是相亲相爱的

#书上看到的一句话,原文是“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are dear to each other”
#突如其来的脑洞
#有时间一定要写

大概就是讲德哈因为某些事故(像战争啊,用隐身衣躲避费尔奇啊之类的)不得不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共同过夜,然后两人在互怼中睡着了,第二天醒了之后哈利发现德拉科的手垫在自己的脑后防止自己在睡梦中撞到墙上,自己也紧紧的揽着德拉科的腰防止他踢到什么沉重的东西(毕竟睡梦中人的潜意识是最真实的啊),醒了之后依旧嘴硬不承认关心对方的别扭的两人最萌了!!!!!



#最近被捅刀捅成对穿的我好想写一个小甜饼啊(¦3[▓▓]

四十度的高温,依然补课的我们。。。。。冬天我们是绿萝,夏天我们是向日葵!

Leanne_脸脸:

【德哈】一则新闻报道(小段子)

“接下来为您播报,霍村那点事儿的晚间头条:终极选择—好朋友还是男朋友?

6月9日,有目击者称,现任霍格沃茨魔药课教授,德拉科马尔福先生,与对角巷笑话店主罗恩韦斯莱先生,在古灵阁附近发生了较为严重的打架斗殴事件。
两位巫师似乎并没有选择传统的巫术较量,而是使用由妖精锻造的高级宝剑进行了一场精彩格斗,从现场提供的照片看,韦斯莱先生似乎更胜一筹。
让我们来听一听目击者的采访:“啊,我也没看多久,围观人太多了,不过我倒是觉得马尔福先生他是有更长远的打算的,因为我隐约听见韦斯莱先生喊了几句话…”(“来啊马尔福!不要在哈利面前装好人!打一架啊来啊!”)

之后,又有热心观众向我台提供消息,说在猪头酒吧看到两人进行了一场食量的对比。然而当我台记者想向酒吧老板打听更多细节,却遭到了拒绝。
(“那两个糟蹋粮食的臭小子!我才没闲工夫接受采访!”)

有可靠知情人士透露,本次情节严重的巫师斗殴是由于在罗恩韦斯莱先生前去美国采购原材料的三个月内,其好友,现魔法部资深傲罗哈利波特,和马尔福先生陷入热恋(可见本台同名杂志三月0204刊与五月03刊的详细报道),而韦斯莱先生毫不知情,所以在回来伦敦后勃然大怒,大打出手。

然而真实原因尚待明确,本台会继续跟踪报道。以上为霍村那点事儿的晚间头条,下面为您播报今晚星象——”

哈利走进客厅,顺手拿魔杖一点,关掉了叽里呱啦的收音机,左手递给好友一瓶促进消化的魔药,右手撩起男朋友的额发,轻轻揉了揉他脑门儿上肿起的包。

看来,今晚星象不错。坐在沙发上的德拉科眯着眼睛想道。

有一种死刑叫做:邓布利多为什么喜欢你

死刑!立即执行!

疾风卷沙:


汤姆•里德尔篇:
GG:我听说你入学之前,邓布利多亲自去你所在的孤儿院看过你。
TR:……
GG:为什么霍格沃兹那么多学生里只有你是邓布利多亲自带来学校的?
TR:他可能只是怀疑我……
GG:他为什么怀疑你?你做了什么值得他特别关注的事?
TR:……
GG:邓布利多为什么那么喜欢你!
TR:我不知道!
GG:死刑!立即执行!


鲁伯•海格篇:
GG:我听说你以前在霍格沃兹上学的时候因为出了事故被开除过,是邓布利多将你留下当了猎场看守,还让你做了钥匙保管员。
RH:……
GG:邓布利多为什么要特意将你留在霍格沃兹?
RH:他可能只是同情我,他知道我是被冤枉的……
GG:他为什么会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他特别调查过你的事?
RH:……
GG:邓布利多为什么这么喜欢你!
RH:我不知道……
GG:死刑!立即执行!


西弗勒斯•斯内普篇:
GG:我听说你以前是个黑巫师。
SS:……
GG:事发之后邓布利多亲自到魔法部作证,你才没有被送进阿兹卡班。不仅如此他还一直让你在霍格沃兹教书,他为什么这么相信你?
SS:可能是因为他了解我的本性……
GG:他为什么要去了解你的本性?
SS:……
GG:邓布利多为什么这么喜欢你!
SS:我不知道!
GG:死刑!立即执行!


莱姆斯•约翰•卢平篇:
GG:我听说你是个狼人。
RJL:……
GG:我听说是邓布利多当上校长后想了许多办法,才允许你来上学的。而且他后来还让你到霍格沃兹担任教授,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RLP:我是被狼人报复之后才成这样的,他可能只是想让我得到公平的待遇……
GG:有那么多人都被狼人咬了,他为什么只帮了你?
RLP:……
GG:邓布利多为什么这么喜欢你!
RLP:我不知道……
GG:死刑!立即执行!


哈利•波特篇:
GG:阿瓦达索命!下一个!
HP:……
(搬运一个我以前在微博发过的段子,并不是因为我最近写不出文来硬拿来凑数。)

第一次发lofter,有点小鸡冻。